首页>聚焦 > 正文

吉林为提高生育推出“生育贷”,刺激作用或有限

时间:2021-12-25 16:25:00  来源:万商在线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为落实三孩生育政策,吉林省再放“大招”。

近日,中共吉林省委、吉林省人民政府印发《关于优化生育政策促进人口长期均衡发展实施方案》(下称《方案》),其中明确,“支持银行机构为符合相关条件的注册结婚登记夫妻最高提供20万元婚育消费贷款,按生育一孩、二孩、三孩,分别给予不同程度降息优惠”。 

值得一提的是,这是中国首次由政府层面提出“婚育消费贷款”,该消息一出迅速引发热议。有网友表示,“‘负债式’生育难以接受,‘贷款结婚生育’让人感觉不仅失去现在,更是被绑架未来。”对此,多位人口学专家表示,通过婚育消费贷款来鼓励生育的作用有限,相反可能产生一定负面影响。

山东社会科学院人口学研究所所长、研究员崔树义在接受界面新闻采访时表示,吉林省推出“婚育消费贷款”的初衷在于为符合条件的育龄妇女及其家庭提供经济援助,从而减轻生育带来的经济压力,“应该有一定作用,但是作用不大。别说是优惠贷款20万,就是奖励20万现金,也不会大幅提高生育水平。相反,‘贷款生孩子’的舆论会对育龄群体有负面心理影响。”

“用意是好的,但没有帮助,而且容易引起年轻人反感。很多人本来就是感觉经济负担重,没有未来才不结婚、不养小孩,‘贷款结婚养育’或进一步加重了人们的这一情绪。”人口学专家黄文政对界面新闻表示,从经济学角度看, 贷款的用意是投资,但目前养育孩子不是投资,个人从养育中很难获得直接的经济利益,只是为社会做贡献。因此让家庭贷款去养孩子,是激励机制的错配。

界面新闻注意到,早在2021年6月,中国银行江西省分行就曾推出“生育消费贷”,但很快就被质疑是在花式推销信贷业务。对此,中国银行江西分行随后澄清,该产品并没有正式提出,有关信息尚在进行研究评估。对此有专家表示,吉林的举措与银行的“博眼球”的营销存在本质区别,重在服务有生育需求的家庭,可以打消部分银行借机获取超额利润的念头。

吉林省为何首次提出“婚育消费贷款”等生育激励政策?统计数据显示,2020年中国人口出生率首次跌破10‰,创下1978年以来新低。同期全国人口自然增长率(出生率-死亡率)仅为1.45‰,同样创下最低水平。

吉林省的人口形势似乎尤为严峻。根据第七次全国人口普查数据,2020年,吉林省总人口为24073453人,与2010年的第六次全国人口普查相比,减少了12.31%。数据还显示,2019年,吉林省的人口自然增长率已经为负值,为-0.85‰,低于全国平均水平值4.19‰。

黄文政认为,出生人口是决定中国未来的最大变数,从年出生人口来看,中国自上世纪90年代初将近3000万,降至目前接近1000万,按照目前的趋势,经济增速下行的压力将会越来越大。“假如中国年出生人口能够维持在1500万至2000万的水平,在20年后,经济增长应该可以恢复到8%以上的水平”。

在此背景下,为进一步优化生育政策,2021年7月《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优化生育政策 促进人口长期均衡发展的决定》发布,明确提出实施三孩政策。界面新闻梳理发现,尽管目前已有20余省份修改了当地的计生条例,但鼓励生育的方式主要集中在延长生育假、陪产假,增设育儿假等方面。以浙江省为例,女方在享受国家规定产假的基础上,一孩延长产假60天,二孩、三孩延长产假90天。加上法定产假98天,这也意味着女性生二孩、三孩假期可以长达半年。

但也有人认为,单单延长产假和陪产假,变相将生育的负担转嫁给了企业,不利于个人职业发展和社会经济增长,也很难从根本生提振生育率。

此外,也有极个别地市尝试通过发放生育补贴的方式鼓励生育。2021年7月,四川省攀枝花市宣布,对按政策生育二、三孩的攀枝花户籍家庭,每月发放500元育儿补贴金,直至孩子3岁,这是中国首个发放育儿补贴金的城市。9月,甘肃省张掖市临泽县宣布,对在该县公立医疗机构生育二孩的家庭,每年发放5000元育儿补贴,三孩家庭每年发放10000元育儿补贴。

而从公开信息来看,吉林此次通过官方层面提出的“婚育消费贷款”,在全国尚属首次。

《方案》指出,第七次人口普查显示,吉林省既有生育率降低、老龄化加剧等全国人口发展普遍规律,又有自身特点和有利因素,人口再生产类型从“高出生、低死亡、高增长”转向“低出生、低死亡、负增长”趋势,人口规模有所减少,但全省人口平均受教育程度较高,劳动力总量较充裕,仍然保持着人口红利期的发展势能,统筹解决人口问题,促进均衡发展有一定比较优势。

为此,《方案》提出的吉林省人口发展目标为,到2025年,积极生育支持政策体系基本建立,优生优育服务水平明显提高,孕产妇死亡率下降到14.5/10万以下,婴儿死亡率下降到4‰以下;普惠托育服务体系加快建设,每千人口拥有3岁以下婴幼儿托位数达到4.5个;生育、养育、教育成本显著降低,生育水平适当提高,人口素质不断提升。

“吉林的做法值得肯定的是,借助金融手段积极地促进三孩生育,但是我不认为会有好的效果。”中国人口学会副会长、西南财经大学人口研究所所长杨成钢对界面新闻表示,消费贷款是短期的,而养育孩子是长期,尝试用短期贷款去满足长期生活的需要是不对称的,也不会有好的效果。

杨成钢认为,如果真想发挥金融手段的作用来促进三孩生育,建议在三孩家庭购房贷款上采取一些措施,比如降低首付、提高贷款比例等。另外取消限购条件,并在税收上给予一定减免,包括对三孩家庭和对于三孩家庭进行金融扶持的金融企业进行税收减免,这些政策相比“婚育消费贷款”更加实际有效。

“当下生育对于家庭来说是单纯的付出,而获得回报的是经济,是社会,是国家和未来,因此投资于养育的主体应该是国家,而不是家庭。”黄文政建议,最好的方式就是国家层面成立生育基金,通过政府支持去养育,将生育率提升上来。或者通过养老金的改革,让更多的资金向养育家庭倾斜,让他们能实际获利。


责任编辑:柳五

头条新闻